<menu id="mq48u"><strong id="mq48u"></strong></menu>
  • 注冊

    債券通“南向通”上線 專家:債市從“引進來”到“走出去”

    2021-09-24 20:14:33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9月24日電 (高鉑寧)9月24日,債券通“南向通”啟動儀式在香港舉行。根據公告,“南向通”交易服務時間為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時間,具體為每個交易日北京時間上午9:00至12:00,下午13:30至20:00。據中國人民銀行官方網站消息,“南向通”首個交易日共有40余家內地機構投資者與11家香港做市商達成了150余筆債券交易,成交金額約合人民幣40億元。

    早在2017年7月,債券通“北向通”就已開通,而此次隨著“南向通”的正式上線,境內投資者的跨境投資迎來配置新途徑,內地與香港的債券互聯互通水平更上一層樓。業內人士對中新經緯表示,“南向通”正式啟動后,有望逐步成為境內投資者參與境外債券交易的主要渠道,未來對跨境資本流動、人民幣國際化均有積極影響。

    “南向通”特點有哪些?

    “南向通”與已發展四年的“北向通”有不少區別。根據央行此前公告,參與“南向通”的內地投資者暫定為央行2020年度公開市場業務一級交易商中的41家銀行類金融機構(不含非銀行類金融機構與農村金融機構)。財達證券總經理助理、固收融資總部總經理胡恒松介紹稱,從投資者資格來看,“南向通”投資者范疇相對較;而從托管方式來看,“北向通”明確采用多級托管模式,由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與中債登連接辦理債券登記托管等業務,而“南向通”則提供了“一級托管”和“多級托管”兩個選擇,境內投資者可以自主選擇通過境內債券登記結算機構或境內托管清算銀行托管其債券資產。

    另一個引起市場關注的不同點是“南向通”的額度限制。據央行此前通知,現階段,“南向通”的額度限制為每年不超過5000億元,每天不超過200億元,央行將根據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對額度進行調整。對此,中信證券(600030,股吧)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監管層為“南向通”設置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是出于對跨境資金流動風險的考慮,以避免“南向通”開通后出現大規模資金跨境流出,從而維護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性。胡恒松則表示,未來“南向通”的額度或增加:“這一額度在初期能夠滿足市場的需求,但是隨著市場的平穩和投資機會的增加,將有越來越多的機構有資格通過‘南向通’投資境外市場!

    專家:從“引進來”到“走出去”,境內機構投資機會增加

    央行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8月末,境外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達3.8萬億元,而在“北向通”開通的2017年,這一數字還是8500億元。照此計算,在“北向通”開通的四年間,境外投資者持有中國債券規模實現了年均增速超40%的快速增長。

    隨著“南向通”的開通,中國債市開放腳步繼續加快。明明表示,“此前,‘北向通’、QFII、RQFII等工具更多聚焦于將外資‘引進來’,而‘南向通’和QDII、RQDII之間的相互配合下,將更有利于境內資金‘走出去’”。

    “南向通”和QDII、RQDII將如何促進跨境資本的雙向流動?據了解,“南向通”的投資范圍與境外債券資產的匹配度更高。胡恒松介紹稱,“南向通”和以往的QDII、RQDII渠道相比,可用于投資債券的額度更高,投資資產類別更窄,所以其額度會集中于香港市場的債券投資。此外,參與“南向通”的投資者的境外資產配置靈活度更高,可以通過交易平臺直接與境外做市商以請求報價方式達成債券交易。

    而從投資者的境外資產配置品種來看,短期內,港元債和“點心債”這兩大標的將獲得更多的發展機會,而長遠來看,以企業債為主的中資美元債或更具潛力。據悉,港元債主要是由外匯基金、多邊發展銀行以外的境外發債體、認可機構等發行的債券;“點心債”則是在香港上市的人民幣債券,近年來以央票金融債為主,期限結構也較為均衡。

    明明告訴中新經緯,今日“南向通”啟動后的首單交易正是中信證券固收部與信銀國際達成的5000萬元離岸人民幣央票,而港元債和人民幣債之所以在“南向通”開通初期備受關注,是因為其二級市場的成交量、存量可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在“北向通”的應用已為跨境投資積累了經驗。相比之下,中資美元債則以企業債為主,其中有22%的地產債和8%的城投債,更能滿足一些風險偏好相對較高的投資者的需求。

    分析稱有利于人民幣國際化

    “南向通”上線后,便于境內投資者南下投資香港債券市場。胡恒松表示,此后人民幣跨境使用量將進一步提高,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的地位將得到提升,推進人民幣國際化。

    9月18日,央行發布《2021年人民幣國際化報告》。報告數據顯示,2020年全年,債券投資流入6.44萬億元,流出5.48萬億元,凈流入9630.24億元;其中,直接入市渠道凈流入4723.70億元,“債券通”渠道凈流入4906.54億元。報告指出,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強,雙向波動成為常態。

    明明認為,“南向通”開通后,人民幣雙向波動的特征還將更加顯著,促進境內投資者的匯率管理意識提高。另一方面,“南向通”的開放使得境內投資機構再添一條投資通道,可選擇的標的范圍也有所豐富,有助于疏導疫情暴發以來因多國“大放水”所積累的美元流動性,進而增強人民幣市場化和國際化。(中新經緯APP)

    (責任編輯:張泓楊 )
    看全文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推薦閱讀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a片视频
    <menu id="mq48u"><strong id="mq48u"></strong></menu>